溫柔卻有一點傻

切りとったメロディー繰り返した 忘れないように 言葉よりも大切なもの ここにはあるか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至尊寶V.S祝英台(一)山上有賊

一个新坑的开挖~





“我说小胖,我们去打劫吧!”二宫和也看着大野智从怀里摸出那块吃了一个礼拜以上的南瓜饼,终于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
大野智对着八分之一块南瓜饼,深情地看着看着看成斗鸡眼,然后一口咬下去,塞满食物的嘴巴勉勉强强地发着声音:“噢好,去打劫吧。”
二宫摸摸他的头,半个月前某个月风高的夜里二宫说,小胖我们去做山贼吧,那时候大野也是这么回答的:“噢好,去做山贼吧。”

今天天气真热,没有风没有云,没有鸟叫没有花香,有的只是一个黄土高坡,两个头发像鸟窝似的山贼。

“小二你肚子叫了。”
“不可能!”
“真的叫了!”
“没有!”
二宫和也把腰间那根被蚂蚁咬成网眼状的腰带勒紧些。他不想再看到大野从怀里摸出那块已经有独特气味的南瓜饼,狠狠地看着,狠狠地咽口水,然后把它递到自己面前说吃吧吃吧,小二你吃掉它不用给我留。

二宫知道这里十天半个月可能都没有人经过…上次有人经过是8天前,那是他们上山后碰到的第一个生人,是个在山里迷了路找不到出口的老婆婆,虽然皱纹可以绕出一个线团给大野织一顶绒线帽,但是胃口却很好……

说着噢好,去打劫吧的大野,此时此刻靠在土坡上轻轻地打着呼,那把生锈的刀抱在胸前,偶尔风沙拂面,也颇有点落拓侠客的味道。

不是吧,居然有马蹄声,的嗒的嗒的马蹄声…

二宫从土坡后面伸出鸟窝头。
看到两乘漂亮的小马,齐头并进,马背上两个人儿按辔缓行。
“雅纪,过了这座山就是幕张本乡了,你到家了我也不能送你了。”
“小翔你已经送了我18里了,别惦记我,放完暑假我们还能一起骑马练剑做功课亚。”
这是什么亚,二宫马上火冒三丈。
不让马儿跑,骑马做什么?他二宫和也活了16年还没有摸过一根马毛。
而且马背上两个人的样子就是他二宫和也生平最恨的长相。

他二宫和也生平最恨的就是干净的人。
那个啥大象小象的,衣服不过就比自己的少了几个补丁而已,还不是很寒酸?干吗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前面刘海还飘啊飘的,脸蛋上一点脏东西也没有。眼睛炯炯有神炯炯有神的,好像老家后山上庙里供的杨家将亚…另外那个更可气…二宫眼睛睁大了一瞬不瞬的死死盯住,仿佛这样那个什么雅就会从那匹漂亮的小马身上翻下来。

最最讨厌皮肤那么白那么白的人了。
最最讨厌老是笑老是笑的人了。
最最讨厌眼睛弯起来嘴巴翘起来眉头皱起来那么好看的人了……
呸呸,最后这句话不是他二宫和也说的。

二宫轻轻地推了推大野,小声说:“小胖,有点子了…”
“啊,点子在那里?”大野惊醒,睁圆了双眼皮的大眼睛,一声惊呼,怀抱着的大刀“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马上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樱井翔抬头一看,土坡后一个尖下巴鸟窝头满脸是灰的小孩,愣在那里,身体僵硬着,大大的眼睛呆呆地看着另一个面孔圆圆的鸟窝头,脸上是一种难以置信的微妙神情…后者则非常不合时宜地打了一个哈欠。

“你们是…做什么的?”翔疑惑地问。
“打劫,我们是山贼!”大野兴奋地挥了挥手里的刀。
尖下巴小孩仍旧保持着那种好像被点了穴道似的姿势,我说小胖第一次看你反应这么快说话这么流利哪……
好吧,既然都这样了。死鬼老爹交的那些本事,也不能总不使出来让它就这么埋没了,二宫家的家传剑法什么时候失传都可以就是不能在他二宫和也手里失传,今天就拿出来晒晒太阳吧。
二宫往前踏了一步,指指背后绑着的剑囊:“我们是山贼,听话的就乖乖地把你的马你的剑给我留下来,否则我用我的剑在你脸上画朵花。”说话的时候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雅纪。

相叶雅纪从马背上下来,走近二宫。
“这位小哥你喜欢我的小马吗?来牵去好了,它很好养的,每天晚上睡觉前给它喝一杯牛奶就行了。还喜欢我的剑吗?那个是我爹给我的,我不能没问过他就给人呢…不过…”雅纪看了看二宫和大野四只脚露出7个脚趾头的烂草鞋,很认真地说:“我包裹里还有几双新鞋子,我都没穿过…”

奶奶的,这算什么?瞧不起人么?二宫从背后拔出剑,却看到大野那个不争气的家伙正乐颠颠地上前去牵马,反手用剑柄啪地一声打在了大野的手背上:“你给我回来!”
“很痛哎小二,干吗打我…”大野委屈地快哭了,小脸在的泥垢下都能看出红红的。
二宫抱歉地摸摸他的头。一抬头,看到樱井翔捂着肚子在马背上,笑得快要滚下来了。

“你笑什么!!”恶狠狠地瞪过去。
“抱歉,对哦,是打劫哦,那请继续……”
“哼”二宫把剑在阳光下晃来晃去,折射出道道寒光。“要么就连马带剑一道留下,我的剑好久没有喝血了…”
不好,好多星星…是太阳光太猛了么?好晕,好晕…

二宫醒过来的时候头很痛,依稀记得倒下的那个瞬间看到大野在拔刀…昏睡的那段时间似乎又听到有人在那里说:“这样好么,把他们带回家去?”

睁开眼睛,哇,原来不是梦,自己真的躺在一张好软好软的床上,被褥香喷喷的。好温暖的感觉哦~然后一阵更诱人的香气飘进来,二宫的肚子叽里咕噜的闹起来。

“糯米豆沙糕,桂花千层酥,红豆莲子汤来咯,哎?你醒啦?”
帘子一掀,钻进来的是那个什么雅~手里端着堆得高高的盘子,笑得满脸灿烂,神情好温柔…哎?温柔,这是个什么词语啊,一点都不适合从他二宫和也心里冒出来。

“小二!!!”大野蹬蹬蹬地跑到面前,兴奋地大叫“你醒啦!!!人家好担心哦!!!”
二宫笑笑,举起手习惯性地想摸大野的头,却发现哪里不对,手势在半空中打了个弯,“啪” 地在大野头上打了一下。
“小二,你干吗又打我,”大野委屈地嘟起嘴巴,把手里的半块豆沙糕塞进嘴里,“那个时候人家的刀锈住了嘛……”
“小胖你干吗把脸洗干净了还换了一身衣服你的鞋子呢你的南瓜饼呢?”
“那个,那个…小雅家的点心真的很好吃哪…”大野把头别过去,不敢对着二宫的眼睛。

“怎么啦?不仅大野要吃,二宫你也要哦,大夫说你是饿得,没什么要紧,不过不能一直这么下去啦。”
好啊好啊,连我的名字都跟那家伙说了,几块糕几件衣服就买了你了!!二宫正瞪着大野想把大野白白净净的脸蛋瞪回原来的样子,嘴巴里突然被塞进了一块桂花酥。
讨厌!做什么!
二宫不能说话,只能用眼神表示抗议,想在食物里下毒弄死我吗?不过这毒药味道还真不错,又香又酥又甜还好多油……

那张笑成一朵花的漂亮脸蛋可恶地靠近,“乖乖地,把盘子里的东西都吃完哦~等有力气了我带二宫去骑我的小马。”
还真是讨厌,讨厌!讨厌!

那个什么雅从袖子里摸出一把小梳子,没有经过他二宫和也的允许就在他头发上折腾起来。“打了好多结呢,我先稍微梳一梳,过会儿二宫去好好洗个澡洗个头……”
做什么呀?做什么呀?二宫把头晃啊晃得的自己又晕。
“别动!”雅纪轻轻地拍了一下二宫的头。
二宫沉默了。

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气得眼睛都湿掉了......
他二宫和也宣布从今天开始最讨厌相叶雅纪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超级可爱....偶狂想捏小大的脸><

就这样完结了么?长篇呼唤ING.....

果然是好文笔啊~~~~

雅纪,过了这座山就是幕张本乡了,你到家了我也不能送你了。”
“小翔你已经送了我18里了,别惦记我,放完暑假我们还能一起骑马练剑做功课亚。”


翔山伯同学我好爱你啊啊啊*赐名保镖阿胖*<=何?!

我觉得cherry你很爱恶搞小二同学喔,每次都让他出丑然后小翔在旁边看到内伤雅纪在当场一无所感>_<
是说我很喜欢你写的小二和翔,不过这个分明没写完么!呼唤长篇~~~

cherry~~
妳應該改行當作家
我也要看長篇~~~~~~~~~~~~~~~~同聲呼喚中

今天开始对cherry的才华彻底佩服。
我还能说点什么呢?
又是一篇让我爱死,差点笑死的美文。
不过感觉翔的出场好象太少了点了~~~~

动笔写长篇吧,把五只都放进去。
写吧,写吧,我们一致呼唤。

话说前面一篇文章虽然非常可爱,但是偶还没觉得特贝希奇,
但是这片真的是灵啊,哈哈,偶夸它绝对不是因为你写到了大野君。
打劫的那一段真是好笑啊。
不过我也发现,你只要一逮到机会就拼命夸你们家叶子长得水灵,
啊啊啊,雅英台啊~~~~~

我家叶子.......今天终于用一整篇日志来夸他长得水灵了,哈哈哈

感谢大家对这篇小文的喜欢,鞠躬,对我转型是很大的鼓励!!!

我会加油滴,有时间就写下去!希望不会越写越烂啦...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O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主人

cherry

Author:cherry
想变成一个无爱的人

腳印
日誌
類別
J
Cherry's link
友達申請
月別
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